中国设计行业第一网——中国设计网
主页 > 设计资讯 > 内容

禅与社交网络维修艺术

发布时间:2019-03-05   来源:中华公关网    
字号:

不论金融资本还是社交资本,激活其流动性,给后来者以可能,才是保持系统活力的根本。

  

禅与社交网络维修艺术


本文作者是亚马逊战略部门的首位分析师,曾任 Hulu、Flipboard 的产品负责人。原文标题 Status as a Service (StaaS),他最近的得意之作,应该是首次有质量保证地出现在中文世界。

  

他通过引入一个新的维度(社交资本)来帮助理解社交网络的变迁和当下所面临的困局,甚至在他看来,区块链、加密货币和社交网络也有内源相似性。出于理解难度的考虑,我把部分案例替换成了适合中文互联网用户的版本。

  

原文近 3w 字,本文完成度接近二分之一。

  

人是寻求地位的猴子

  

让我们从两个基本原则开始:

  

人是寻求地位的猴子

人会寻求最有效的途径来获取社交资本

  

这是两个最底层的人性观察,基本没人会对它们有争议,但当前所有对于社交产品的分析,在人的地位和社交资本方面着墨不多。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主要是社交资本无法准确衡量。数字提供了精确性和可信度,所以我们会用它来计算、衡量金融资本(钱或者说资产,下同)及其流动情况。绝大多数财经、金融类网站和分析机构也都会非常精确地统计、分析货币的价格和变动情况。

  

但我们还缺少类似的方法来衡量社交资本的价值和流动状况。现有的研究机构太少,研究结论也不够深入。如果我们可以用除用户量(如 DAU、MAU)之外的、更好的衡量标准,或许可以把市面上所有的社交产品账号做个排序和分析,这样得出来的一份年度报告,其影响力或许能像互联网女皇 Mary Meeker 每年发布的互联网趋势报告一样。

  

既然无法准确证明,如何证明它的确是切实存在的呢?

  

我们可以发现,绝大多数社交产品能够赋予用户的社交资本远远超过实际产生的金融资本,特别是在早期阶段。不论国内的互联网公司,还是硅谷创业公司,在早期大家都深信不疑的法则是:先别赚钱,提升用户量,构建社交关系是重点。而且,虽然我们无法实际量化社交资本,但作为社会性生物,我们时刻能够感受到它。

  

社交资本的存在,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人类在互联网上的社交行为。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软件即服务(SaaS,Software-as-a-Service)很火。如果我们把社交网络视为一种软件,其上用以承载用户社交资本的状态(Status)也是一种服务,这就是我们接下来想深入探讨的,状态即服务(StaaS,Status-as-a-Service)。

  

社交网络的传统模型

  

成功社交网络的经验之一是,当用户很少时,他们必须首先吸引人们的使用。通常,产品本身能够满足一种基本效用。

  

社交网络的搭建需要冷启动过程。关于鸡生蛋的问题,其实还算容易解决:首先你得有一些鸡,然后生了蛋,孵出另一些鸡,依此类推。但更难的问题在于,为什么第一批鸡在没有其他鸡存在的时候来到这里,以及接下来为什么其他鸡也会选择跟随。

  

这就是为什么,A16Z 合伙人克里斯·迪克森给出一个经验式解法:Come for the Tool,Stay for the Network(为工具而来,因网络而留)

  

这就是为什么,社交网络遵循梅特卡夫定律:网络的价值与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

  

禅与社交网络维修艺术

  

这就是为什么,社交网络的增长曲线会在某一个单点突然爆发。

  

但深挖下去似乎还有疑问:

  

为什么一些大的社交网络突然消散,或者输给新生的小网络?

  

为什么工具体验极好的小网络最终无法吸引到足够多用户,而看似没实际用处的却可以?

  

为什么有些社交网络在用户激增时反而失去了原本的价值感?

  

这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存在于对社交资本的研究中,一个社交网络究竟是如何帮助人们积累社交资本的,又是如何平衡这个过程中用户之间的博弈的?更坦白地说,社交产品应该如何有意或无意地利用「人类的本质是寻求地位的猴子」这一事实?

  

引用一句话:If I'm fake I ain't notice cause my followers ain't.”

  

(“就算我这个人是假的,我也不会注意到,因为我的追随者们不是假的。”)

  

社交资本模型

  

传统观点认为,社交网络能够为人们带来实际效用(Utility)和娱乐性(Entertainment)。但我想将其扩展到第三个维度:社交资本(Social Capital)。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中国设计网

图说天下